风云小说阅读网 >穿越小说> 重生之明末枭雄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武田千惠子
    牧凌风十分享受众人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样子,这“万众瞩目”的感觉,不足为外人道也。

    牧凌风享受着李荀、尚泰吉、武田千惠子对自己五体投地地膜拜,尤其是武田千惠,眼神中除了膜拜,似乎还有更为复杂的情愫。

    武田千惠子的惊艳亮相,也着实让牧凌风惊讶不已。一曲征战舞,舞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英姿勃发,舞出了好男儿驰骋沙场的豪气,更舞出了不同于苏杭女子的内敛与张扬。如果说林茵茵是温润如玉,内敛的江南女子,屠凝是英姿勃发,张扬的“花木兰”,而武田千惠子则是张扬与内敛并举的武媚娘,是白皙娇媚丰腴动人的杨贵妃!

    如果眼神可以作假,表情可以骗人,但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却是诚实的。或许是酒精作用,或许是前世强烈的民族仇恨唤醒了牧凌风“爆棚的正义感”,牧凌风的小弟已经不受控制地一柱擎天了:难道,自己要和武田千惠子书写另类帝王篇?

    牧凌风: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尚泰吉见武田千惠子看着牧凌风的眼神中充满着妩媚,牧凌风看武田千惠子的眼神中也竟然有些迷离,便借故方便,将李荀生拉硬拽似地从席间拉起。

    或许是真的酩酊大醉,亦或许是知道琉球王子尚泰吉的好意,李荀眯着眼瞟了一眼牧凌风,又瞟了一眼武田千惠子,老奸巨猾的李荀终于明白了琉球王子尚泰吉为何要拉着自己一块儿方便。在尚泰吉的拉扯下,二人一并出了宴会厅。

    想不到跟随王子殿下的武田千回,竟然是女儿身。

    武田千惠子迈着细步到牧凌风跟前,伏地不起:“伊贺藩已故大名武田信义之女武田千惠子,谢将军为武田千惠子报杀父之仇!”

    说完,武田千惠子对着牧凌风三拜。

    牧凌风:纳尼?我什么时候给你报了杀父之仇,什么时候变成你的恩人了?

    牧凌风:“姑娘请起,不知姑娘何处此言哪?”

    牧凌风伸出手,将伏地的武田千惠子扶起。没想到,武田千惠子丝毫不避讳,两条白皙的玉臂随着自己伸出双手,瞬间从宽大的和服袖口滑了出来,让人忍不住地想要揉捏一番。

    牧凌风扶着武田千惠子那纤细嫩滑,香温玉软的手臂,竟一时忘了收手。脑子里又邪恶不自觉地将武田千惠子手臂的触感同屠凝和林茵茵进行比较,瞬间得出一个结论:日本女人果然是无数宅男梦萦魂牵的梦中情人,尤其是像武田千惠子这样纤细嫩滑,香温玉软的女人。

    武田千惠子的手臂就这样被眼前这个男人捏着,脸颊不禁泛起了娇羞般的红,羞答答地低下了头。武田千惠子低头的一瞬间,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牧凌风:乘人之危,非君子。我牧凌风什么时候变成这副德行了。意识到失态的牧凌风赶紧将手从武田千惠子身上收了回来。

    见牧凌风从自己身上撤回了咸猪手,武田千惠子一个起身后转,款款地绕到牧凌风一侧的酒壶边儿上,将席上的酒壶提起,贰指衔杯,将一只玲珑白玉杯斟满道:“家父武田信长原为伊贺藩大名,叔父武田信义伙同家臣武田信弑父篡位,将家父杀害。昔日将军在当涂所灭冈坂太郎,澎湖所灭武田信,冈坂次郎以及冈坂日川皆是杀害我父亲的帮凶。”

    牧凌风:原来自己剿灭的倭寇中,竟然有武田千惠子的杀父仇人,怪不得伊贺藩大名的千金武田千惠子要对自己三叩九拜,自己揉捏武田千惠子白皙柔软的手臂,武田千惠子也只是不好拒绝般地红着脸将头低下。

    “这杯酒,千惠子无论如何也要敬将军!”说完,武田千惠子举起酒杯,将削尖的下巴微微扬起,将酒一饮而尽。

    武田千惠子抿了抿嘴唇,接着斟满了第二杯酒:“这杯酒,千惠子恳请将军……”

    武田千惠子欲言又止。

    难道尚泰吉为了游说自己出兵帮助琉球国驱除萨摩藩,拯救风雨飘摇的琉球国,让武田千惠子自荐枕席?还是武田千惠子像尚泰吉一样,希望自己帮助她,重回伊贺藩,重掌大权?

    “这杯酒,恳请将军助王子……王子殿下,驱逐萨摩藩?”

    果然没有猜错,武田千惠子是想要自己帮助尚泰吉啊。可是,她为什么不求我帮助她反而要帮助尚泰吉?

    见牧凌风没有答话,武田千惠子进一步说道:“只要将军大人答应,千惠子以伊贺藩大名继承人、琉球国王妃的名义保证,等驱除了萨摩藩,必不忘将军大恩大德!”

    说完,武田千惠子竟然慢慢解开了衣襟,胸口露出了雪白的内衣,一对酥胸顶着内衣呼之欲出。

    琉球国王妃?武田千惠子是琉球国王子尚泰吉的老婆?尚泰吉居然让他的老婆用美人计来游说我出兵?为了让我出兵,不经让自己的老婆自荐枕席?

    “哎。”牧凌风暗自哀叹了一声,尚泰吉为了驱除萨摩藩,拯救风雨飘摇的琉球国,连自己的老婆也愿意拱手相让。

    牧凌风:“罢了,你回去吧,请转告王子殿下,王子殿下的请求,我答应了。”

    牧凌风起身,离开。

    武田千惠子整理好衣衫不久,便有人进来,送武田千惠子回驿舍。武田千惠子自觉受到了侮辱,心头涌出了一种被厌恶,嫌弃的屈辱感。自己身为伊贺藩大名继承人,竟然沦落到要为自己的男人,一个为了自己将来能够继承的王位,一个为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免遭他人蹂躏而心甘情愿让自己的女人,堂堂的琉球国王妃去服侍另外一个男人。

    尚泰吉借方便之名,早早地便回到了驿舍。见武田千惠子回来,连忙向武田千惠子询问牧凌风是否有松口的迹象。

    武田千惠子回到驿舍,见到尚泰吉,以为尚泰吉会嘘寒问暖地关心自己,没想到尚泰吉根本就没有要关心自己的打算:“女人,难道就是男人的棋子吗?”

    武田千惠子将牧凌风的话告诉了尚泰吉,牧凌风已经答应帮忙。

    尚泰吉:“太好了,我就知道王妃出马,一定能够马到成功。”

    尚泰吉兴奋地在原地来回踱步了三圈,为了让牧凌风坚定帮自己的决心,转而对武田千惠子道:“今儿起,你就住到总兵府去,好好服侍将军!”

    听到尚泰吉还要让自己回到总兵府,去服侍牧凌风,想到刚才牧凌风拒绝了自己的投怀送抱,武田千惠子就深深地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多么不知羞耻的女人,不仅有辱伊贺藩武田信长的名声,还有损自己作为伊贺藩大名继承人、琉球国王妃的清誉,更何况,牧凌风是那么地毅然决然地表示了拒绝。

    武田千惠子:“将军没有要我。”

    尚泰吉:“什么?”

http://www.fengyunla.com/142750/632142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风云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