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神棺镇山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辰东 书名:遮天_遮天无弹窗_遮天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la.com】    一口不足巴掌长的石棺,仅有四指宽,出现在叶凡的手中

    它样式拙朴自然,有模糊的刻痕,仔细辨认可以看出,那是日月星辰花鸟鱼虫等,都是那种很古、自古长存的东西

    神话时代九重棺

    叶凡最终取出了这件不祥的器物,要破釜沉舟,以它击须弥山,攻破大雷音寺

    大多数人见到后都很不解,面露出疑色,根本不识一口巴掌长的小棺能有什么用,还能比帝器厉害不成?

    唯有少数人见到后动容,在惊疑中隐约间洞悉了它的来历,刹那想到了很多关于这种棺的传说

    “真的是神话时代的神灵棺椁吗?”

    古族来了不少人,一些古皇族的老族长声音都颤抖了,他们比今人临近神话时代,对这种棺椁自然了解的多

    “有什么可怕的讲究吗?”许多人不解,询问身边的人,顿时引起一片议论声

    而域外诸圣中的个别老辈巨擘亦向前眺望,接近了一段距离观看,无不露出惊容,心头剧烈跳动

    “真的像是那种东西”

    当个别前辈高人低语,道出这种棺椁的来历与可怕之处后,众人全都像是浇了一身冰雪,肌体生出一层冷疙瘩

    相传,它葬在九天之上,永不沉坠黄土中

    每一个人呼吸都急促了,心中剧烈跳个不停,叶凡这是从何处得来的,竟然有这般后手,让人发毛

    这种东西招惹不得,一个弄不好,就是举族皆灭的下场

    “神灵九层棺的传说太过悚人,不可动,见到后应该礼敬,将之葬于天外,放归宇宙深处”

    域外诸圣、太古皇族的老族长等一个个神色凝重即便是叶凡自己这边的人都郑重无比,对此事格外慎重与小心

    其中有一个人的表现最为特殊,那便是神蚕道人,远比别人反应的强烈,腾的一声站的笔直,像是一把神剑出鞘,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息,一扫此前的颓废

    在这一刻他双目神光璀璨,实质化的光芒长达数里,嘴唇颤了又颤,握紧了拳头

    旁人自然看出了他的异常,小心询问,但他不予理会,眸子一瞬不瞬,像是一座不朽的神像盯着前方

    众人都知他脾气怪异,连神蚕公主平日都无奈齐罗、叶瞳等人自然不会计较,不再去打扰

    “你想以此对抗我须弥山?”老僧摩柯的声音终于变了,神色不是很好看口诵佛号,道:“动用它可能会先伤己身”

    “不劳你费心”叶凡平淡的说道

    星空深处,神之彼岸一战,万劫不坏的神域覆灭,虚空大帝的古棺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破灭了所有信仰力

    叶凡此时取出九层棺,当然不是想完全复制神域一战的结果

    神域被天尊动过手脚,故此大帝煞气可以毁掉那里的信仰力而须弥山不一样,不曾被诅咒根本不可能被点燃,成为炮竹

    在神域一战中,诸雄仅是利用大帝尸体散出的煞气而已,就毁掉了一个不朽的神教

    而今,叶凡想动用的是里面真正的神灵尸骸并非煞气那么简单,将里面的整具帝尸躯置入须弥山

    若是成功,这绝对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太古各族一个个都神色凝重,因为他们清晰记得一件旧事,太古年间一个至强的种族曾因得到一口九重棺却最终导致了灭族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触碰了棺椁最深处的禁忌东西

    当初,叶凡他们在羽化神朝祖庙得到这口棺椁时,圣皇子也曾经郑重提到过那起太古惨案,加以告诫

    而今,各种手段尽展,都难以奈何须弥山,叶凡决定动用这个杀手锏,整具的帝尸有几人见到?几乎从未在世间显化过,顿时引发了轩然大波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僧摩柯念佛都有了火气,不再像此前那般淡定与从容,眼睛光束惊人,盯着他的手心

    叶凡没有犹豫,翻手将小棺打进了源天禁忌法阵中,距离须弥山最前沿之处正好还有一个空下的阵旗位置,显然就是为此棺留下的

    帝煞不能一战成功,但是动用真正的帝尸,镇压在不曾受过诅咒的须弥山,那必然有效,应该可以撕破山门

    在这个世上,还没有什么可以伤大帝呢,即便他们死去了,留下的躯体亦不可损

    源天阵内符文闪烁,蒙蒙混沌雾霭流动,勾动所有的天地本源气息,纹络蔓延到了最前沿的阵旗处

    叶凡割裂手腕,一道又一道金色的血液洒落,被他运转兵字诀后送到阵中,滴落在小棺上,让其喀嚓一声,裂开一道缝隙,第一层打开

    这一层看不出什么,内里的小棺小了一号,依然拙朴,刻有各种模糊的图案

    神灵棺不进尘世,不入黄土,永葬于九天之上,来历与讲究大的惊人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全都很紧张,今日他们可能会见证一场古来还没有几人见到过的盛事,注定会很恐怖,将被载入史册中

    “神灵无暇,凡尘不足以葬它,即便死去亦无垢,唯有九天上才是他们的归宿,最终安息于红尘不可企及处”

    而今,神灵棺却被这样置于阵中,一旦打开,必然会爆发震惊世间的大事

    一层、两层……小棺不断打开

    叶凡手腕的血淌落了很多,金霞冲天,强大的波动在剧烈汹涌,像是一片金色的火焰在燃烧,飞向阵中

    神灵棺椁被这种金色的血液包裹,像是在熊熊燃烧,时间不长就已经连续打开了六层,并无意外变故发生

    众人的心头却格外的压抑,诸圣全都在倒退,有多远躲多远,不想受到波及,这个地方多半马上就会成为厄土了

    “住手”老僧摩柯沉不住气了,大声喝道

    而大孔雀明王则手持降魔杵,随时准备应付惊变,头上的黄金冠闪烁,佛陀成道图浮现,一片迷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神威慑世

    “你意如何,放花花下山吗?”叶凡冷淡的问道

    “他在我须弥山上,是一种果……”

    “没什么可说的了”叶凡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手腕金色血液流量加剧,直接打开了第七层石椁

    遇到第八层时,其手腕血已经难起作用,他一指点向心脏,割裂一道伤口,淬炼出心头血之精华

    “喀嚓”

    第八层棺椁打开了,露出最后一重小棺,到了现在四野静到了极点,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连须弥山上罗汉、护法天王、菩萨、古佛等都一阵心跳加剧,但神色依旧冷漠,一句不发,沉默的盯着

    最后一重终极小棺出现,展露世人眼前,只有拇指长,古拙平淡,但是却让每一个人都格外胆寒,像是在面对洪荒神灵

    无形的压力涌来,众人的神经都紧绷着,紧张到了极点,等待最后古棺的开启,想看一看到底有何大秘

    最后一层,坚固不朽,很难打开,叶凡耗去了很多心头血精华,脸色都发白了,它还是没有动

    “喀嚓”

    直到最后,他再次淬炼心血,身体一阵摇动,消耗实在太大了将圣血之精洒落在石棺上,它发出一声颤音,接着离开一道微小的缝隙

    最后一层棺出现了一道最为细小的缝隙,但是却冲出一种磅礴的帝煞气,铺天盖地,像是瀚海般,无量无穷,直扑须弥山

    众人变色,大帝本源波动未出,无尽煞气先澎湃了出来,淹没了前方

    这种帝煞惊神慑佛,最是可怕,对于圣者来说是一种灾难,对于圣洁的信仰力来讲亦是水火不同炉,针锋相对

    一个是死者的煞,一个是生者的念,非常对立

    在源天大阵的主导下,阵旗猎猎,神话时代九重棺摇颤,裂缝内帝煞源源不绝,挤满了天地,冲向须弥山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大灾难

    这里不是神域,没有被诅咒,信仰之力不可能被点燃,但是两种力量属性不同,有光暗相合般的感觉

    剧烈碰撞

    最后一重小棺只有拇指长,但是浩荡出的帝煞这般恐怖,像是漫天星河坠落了下来,无边无际,显然这是芥子纳须弥,内部另有乾坤,瀚如一个世界

    叶凡催动,将掀开最后一层棺盖,让帝尸出现,镇压进须弥山,打破此地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股不祥的气息,源天阵纹发光,铺天盖地,将阵外的他衬托的璀璨了起来

    虽然看似神圣,但是叶凡却皱起了眉头,他的肌体剧痛,有如刀割,毛孔变得粗大,一根又一根钢针般的红色毛发刺出,生长了出来

    在这帝尸将现的关键时刻,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源天师的不祥,多于晚年爆发,而他在此时此地发生了

    没有持帝器,叶凡一声冷哼,浑身金色血气燃烧,刹那将遍体的红色毛发烧了个干净,斩除那种异力

    显然,事情还没完

    “呜呜……”

    阴风怒号,魔影绰绰,远处的大地一片昏暗,红毛旋风刮了起来,竟然遮天蔽日,飞沙走石,看起来分外恐怖,直冲这里而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神座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武动乾坤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